周邦彦《夜游宫·叶下斜阳照水》诗词赏析

免责注脚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来的小说者全体,如有侵略您的原创版权请报告,大家将不久删除相关内容。

夜游宫·叶下斜阳照水

  周邦彦  

  叶下斜阳照水,卷轻浪、沈沈千里。桥上面酸风射眸子。立多时,看黄昏,灯火市。古屋寒窗底,听几片、井桐飞坠。不恋单衾一再起。有意料之外,为萧娘,书一纸。

  前人评清真词,多感到其词之品格为富艳、典丽,细密多变,但那首词作者却写得颇为明快晓畅,用类似白描的招数,把相思之情叙写得相当感人。

  “叶下斜阳照水,卷轻浪、沈沈千里”,首二句,诗人描述眼中所见之意况,西下的有生之年,余晖透过树叶,把斑驳的日光洒在水面上;再往前看,江水翻卷着细浪缓缓地迤逦而去。这两句点明了时光、地方,为怀恋之情缠身的作家,恰逢薄暮时分,更觉愁思难耐,悠悠不尽的优伤,亦如眼前流动不绝的江水。后四句:“桥上面酸风射眸子。立多时,看黄昏,灯火市”,原本此时作家是伫立在桥上面。诗人目光迎着刺眼的秋风,凭栏远眺,疑盯着黄昏时分华灯初上的夜市,久久未有背离。词作者上片,诗人的思路侧重描绘室外,以粗细结合、浓淡相宜的笔墨勾勒出一幅黄昏岁暮之下,一人为相思所苦者,久久伫立桥头,迎着萧瑟秋风,疑神远眺的情景。第三句中“酸风射眸子”,系借用宋诗人李长吉《金铜仙人辞汉歌》诗中句子:“魏官牵车指千里,东关酸风射眸子。”李诗是记载金铜仙人离汉宫之凄婉情态,诗人借用此句,不无借此发泄自个儿记挂的优伤之情。

  词作者下片,诗人的笔触转而叙写室内部原因景。“古屋寒窗底,听几片、井桐飞坠”,此时已是夜阑人静,诗人也已再次来到屋中,伴随他的是古屋寒窗,他折腾反侧,为挂念之情所困扰,不能够入梦,井栏上跌落下的梧桐叶声,有时地流传耳际。诗人描述眼中幽凄的蒙受和卧听萧萧落叶,正衬映了温馨的孤寂与回想之苦。后四句:“不恋单衾反复起。有意料之外,为萧娘,书一纸”,“萧娘”,唐人以之为女人泛称,犹男子为“萧郎”。后亦沿用。唐小说家元稹《赠别杨员外巨源》诗:“夸口陶令缘求酒,结托萧娘只在诗”。那四句是说,夜不成寐,辗转反侧,皆感觉了记念心上之人。牵记分外,不顾天寒,起而挥笔倾泻自身的情丝,抒发本人的想念之情。“每每”二字,极言天寒犹不可能阻止自身。

  陈洵《海绡说词》论本词曰:“桥上面则‘立多时’,房间里则‘一再起’,果何为乎。‘萧娘书一纸’,惟己独知耳,日前山水何有哉。”可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。

  (文潜 少鸣)

叹水别白二十二

唐代:刘禹锡

刘禹锡,字梦得,锡伯族,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北齐幽州人,祖籍德阳,西汉国学家,史学家,自称是汉通化靖王后裔,曾任监察参知政事,是王叔文政治改善集团的一员。齐国中末尾时代盛名小说家,有“诗豪”之称。他的家中是一个恒久以儒学相传的书香门户。政治上想法立异,是王叔文派政治革新活动的主导人物之一。后来永贞革新失利被贬为朗州司马。据福建上饶历国学家、收藏家周新国先生考证刘禹锡被贬为朗州司马其间写了名牌的“汉寿城春望”。

刘禹锡

渚水芝脱锦衣收,风蓼青雕红穗秋,堤柳绿减长条瘦。系旅客来去愁,别离情今古缓缓。南徐城下,西津渡口,北固流派。——南梁·赵善庆《水仙子·渡瓜洲》

水仙子·渡瓜洲

清溪一道穿桃李,演漾绿蒲涵白芷。溪上人家凡几家,落花半落东流水。蹴踘屡过飞鸟上,秋千竞出垂杨里。少年分日作遨游,不用大雪兼上除。——南梁·王维《桃浪城东即事》

央月城东即事

叶下斜阳照水。卷轻浪、沈沈千里。桥上面酸风射眸子。立多时,看黄昏,灯火市。古屋寒窗底。听几片、井桐飞坠。不恋单衾反复起。有不测,为萧娘,书一纸。——金朝·周邦彦《夜游宫·叶下斜阳照水》

夜游宫·叶下斜阳照水

宋代:周邦彦

叶下斜阳照水。卷轻浪、沈沈千里。桥上面酸风射眸子。立多时,看黄昏,灯火市。古屋寒窗底。听几片、井桐飞坠。不恋单衾屡屡起。有意外,为萧娘,书一纸。46宋词三百首,婉约,写水,怀恋

“叶下斜阳照水,卷轻浪、沉沉千里”,首二句,诗人描述眼中所见之现象,西下的老龄,余晖透过树叶,把斑驳的阳光洒在水面上;再往前看,江水翻卷着细浪缓缓地迤逦而去。这两句点明了时间、地方,为怀恋之情缠身的作家,恰逢薄暮时分,更觉愁思难耐,悠悠不尽的忧伤,亦如目前流动不绝的江水。后四句:“桥的上面酸风射眸子。立多时,看黄昏,灯火市”,原本此时作家是伫立在桥的上面。诗人目光迎着刺眼的秋风,凭栏远眺,疑瞧着黄昏时分华灯初上的夜间开业的市场,久久没有离开。词作上片,诗人的思绪侧重描绘室外,以粗细结合、浓淡相宜的笔墨勾勒出一幅黄昏花甲之年之下,一个人为相思所苦者,久久伫立桥头,迎着萧瑟秋风,疑神远眺的场所。第三句中“酸风射眸子”,系借用唐人李昌谷《金铜仙人辞汉歌》诗中句子:“魏官牵车指千里,东关酸风射眸子。”李诗是记载金铜仙人离汉宫之凄婉情态,诗人借用此句,不无借此发泄本人怀恋的切肤之痛之情。

水。至清,尽美。从一勺,至千里。利人利物,
时行时止。道性净皆然,交情淡如此。君游金谷堤上,
作者在石渠署里。两心相忆似流波,潺湲日夜无穷已。——古时候·刘禹锡《叹水别白二十二》

词作者下片,诗人的思路转而叙写房间里部原因景。“古屋寒窗底,听几片、井桐飞坠”,此时已是夜阑人静,诗人也已重回屋中,伴随她的是古屋寒窗,他折腾反侧,为怀念之情所困扰,不可能入睡,井栏上跌落下的梧桐叶声,一时地传颂耳际。词人描述眼中幽凄的情况和卧听萧萧落叶,正映衬了和谐的孤寂与感怀之苦。后四句:“不恋单衾每每起。有意料之外,为萧娘,书一纸”,那四句是说,夜不成寐,辗转反侧,皆认为着回看心上之人。想念相当,不顾天寒,起而挥笔倾泻本人的情丝,抒发本人的惦记之情。“反复”二字,极言天寒犹不能够挡住自身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