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江南·千万恨原版的书文、翻译及赏析[温八吟古诗]

梧桐影·落日斜

唐代:吕岩

吕洞宾,也叫做吕洞宾。唐末、五代有名道士。名□,号槐夏子,自称回道人。世称吕岩或梅月祖师,为民间故事传说八仙之一。较早的汉代记载,称他为“关中逸人”或“关右人”,南宋今后相比较一样的传道,则为河中府蒲坂县永乐镇人,或称世传为东平人。

吕岩

人去西楼雁杳。叙别梦、建邺一觉。云澹星疏楚山晓。听啼乌,立河桥,话未了。雨外蛩声早。细织就、霜丝多少。说与萧娘未精晓。向长安,对秋灯,多少人老。——汉代·吴文英《夜游宫·人去西楼雁杳》

夜游宫·人去西楼雁杳

妾本大渡河上住。花落花开,不管小运度。燕子衔将春色去,纱窗几阵黄梅雨。斜插犀梳云半吐,檀板轻敲,唱彻黄金缕。望断行云无觅处,梦回月球生南浦。——唐代·司马槱《黄金缕·妾本雅鲁藏布江上住》

黄金缕·妾本珠江上住

丁巳一月回国,旋复东渡,却寄沪上诸子。瀚海飘流燕,乍归来、依依难认,旧家庭院。唯有年时芳俦在,一例差池双剪。相对向、斜阳凄怨。欲诉奇愁无可诉,算兴亡、已惯司空见。忍抛得,泪如线。故巢似与人留连忘返。最多情、欲黏还坠,落泥片片。作者自殷勤衔来补,爱戴断红犹软。又战战兢兢、重帘不卷。十二曲阑春寂寂,隔蓬山、何处窥人面?休更问,恨深浅。——近当代·梁任公《金缕曲·丁亥10月回国旋复东渡却寄沪上诸君子》

金缕曲·甲子一月回国旋复东渡却寄沪上诸君子

近现代:梁启超

丁未112月回国,旋复东渡,却寄沪上诸子。

瀚海飘流燕,乍归来、依依难认,旧家庭院。唯有年时芳俦在,一例差池双剪。相对向、斜阳凄怨。欲诉奇愁无可诉,算兴亡、已惯司空见。忍抛得,泪如线。故巢似与人工子宫破裂连。最多情、欲黏还坠,落泥片片。小编自殷勤衔来补,爱护断红犹软。又害怕、重帘不卷。十二曲阑春寂寂,隔蓬山、何处窥人面?休更问,恨深浅。

15婉约,感慨,命运

满江红·燕子楼中

宋代:文天祥

文云孙(1236.6.6-1283.1.9),字履善,又字宋瑞,自号文山,文天祥。阿昌族,吉州庐陵人,南陈末大臣,国学家,民族大侠。宝祐四年进士,官到右长史兼刺史。被派往元军的营盘中交涉,被拘系。后脱离危险经高邮嵇庄到泰县塘湾,由合肥南归,坚定不移抗元。祥光元年兵败被张弘范俘虏,在狱中坚贞不屈自力更生三年多,后在柴市乐善好施。著有《过零丁洋》、《文山诗集》、《指南录》、《指南后录》、《正气歌》等文章。

文天祥

归禽响暝,隔绝南枝径。不管垂杨珠泪进,滴碎荷声千顷。随波赚杀鱼儿,田萍乍满清池。什么人信碧云深处,夕阳仍在天边?——清代·王夫之《清平乐·咏雨》

清平乐·咏雨

己酉3月回国,旋复东渡,却寄沪上诸子。瀚海飘流燕,乍归来、依依难认,旧家庭院。惟有年时芳俦在,一例差池双剪。相对向、斜阳凄怨。欲诉奇愁无可诉,算兴亡、已惯司空见。忍抛得,泪如线。故巢似与人依依不舍。最多情、欲黏还坠,落泥片片。笔者自殷勤衔来补,珍视断红犹软。又生怕、重帘不卷。十二曲阑春寂寂,隔蓬山、何处窥人面?休更问,恨深浅。——近现代·梁任公《金缕曲·乙丑八月归国旋复东渡却寄沪上诸君子》

金缕曲·辛丑一月回国旋复东渡却寄沪上诸君子

水调数声持酒听,午醉醒来愁未醒。送春春去什么日期回?临晚镜,伤流景,过往的事早先时期空记省。沙上并禽池上暝,云破月来花弄影。重重帘幕密遮灯,风不定,人初静,前日落红应满径。——北宋·张先《天仙子·水调数声持酒听》

天仙子·水调数声持酒听

宋代:张先

水调数声持酒听,午醉醒来愁未醒。送春春去何时回?临晚镜,伤流景,以前的事早先时期空记省。沙上并禽池上暝,云破月来花弄影。重重帘幕密遮灯,风不定,人初静,今天落红应满径。441唐诗第三百货首,婉约,阳节,伤春

金缕曲·甲午四月回国旋复东渡却寄沪上诸君子

近现代:梁启超

梁卓如(1873年~一九二九年),字卓如,一字任甫,号任公,又号饮冰室主人、饮冰子、哀时客、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之新民、自由斋主人,京族,吉林新会人,清光绪帝进士,和其师康祖诒一齐,倡导变法维新,并称“康有为梁启超”。是戊午变法首脑之一、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近代维新派代表人物,曾倡议文娱体育考订的“诗界革命”和“小说界革命”。其行文合编为《饮冰室合集》。

梁启超

薄罗衫子金泥凤,困纤腰怯铢衣重。笑迎移步小兰丛,亸金翘玉凤。娇多情脉脉,羞把同心捻弄。楚天云雨却相和,又入阳台梦。——大顺·李存勖《阳台梦·薄罗衫子金泥凤》

阳台梦·薄罗衫子金泥凤

为什么夜来添病,强临宝镜,憔悴娇慵。一任钗横鬓乱,永日熏风。恼脂消榴红径里,羞玉减蝶粉丛中。思悠悠,垂帘独坐,传遍熏笼。朦胧。玉人不见,罗裁囊寄,锦写笺封。约在春归,夏来依然各西东。粉墙花影来疑是,罗帐雨梦断成空。最难忘,屏边瞥见,野外相逢。——北魏·无名氏《玉蝴蝶·为甚夜来添病》

玉蝴蝶·为甚夜来添病

鞭影匆匆,又铜城驿东。过雨碧罗天净,才三月,响初鸿。和风何寺钟?夕曛岚翠重。十里鱼山断处,留一抹、枣林红。——北齐·朱彝尊《霜天晓角·晚次东阿》

霜天晓角·晚次东阿

清代:朱彝尊

鞭影匆匆,又铜城驿东。过雨碧罗天净,才4月,响初鸿。清劲风何寺钟?夕曛岚翠重。十里鱼山断处,留一抹、枣林红。9婉约,纪行,写景

梦江南·千万恨

唐代:温庭筠

温八叉金朝作家、诗人。本名岐,字飞卿,坎Pina斯祁人。富有天才,文思泉涌,每入试,押官韵,八叉手而成八韵,所以也是有“温庭云”之称。然恃才不羁,又好讥刺权贵,多犯禁忌,取憎于时,故屡举举人不第,长被轻视,生平不得志。官终国子教授。明白音律。工诗,与李义山齐名,时称“温李”。其诗辞藻华丽,秾艳精致,内容多写闺情。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以上,为“花间派”重要诗人,对词的迈入影响极大。在词史上,与韦庄齐名,并称“温韦”。存词七十余首。后人辑有《温飞卿集》及《金奁集》。

温庭筠

庚戌二月归国,旋复东渡,却寄沪上诸子。瀚海飘流燕,乍归来、依依难认,旧家庭院。唯有年时芳俦在,一例差池双剪。相对向、斜阳凄怨。欲诉奇愁无可诉,算兴亡、已惯司空见。忍抛得,泪如线。故巢似与人依依不舍。最多情、欲黏还坠,落泥片片。小编自殷勤衔来补,爱护断红犹软。又如临深渊、重帘不卷。十二曲阑春寂寂,隔蓬山、何处窥人面?休更问,恨深浅。——近今世·梁任公《金缕曲·丁亥七月归国旋复东渡却寄沪上诸君子》

金缕曲·丁卯10月归国旋复东渡却寄沪上诸君子

岸边沙外。城池春寒退。花影乱,莺声碎。飘零疏酒盏,辞别宽衣带。人不见,碧云暮合空相对。
忆昔西池会。鹓鹭同飞盖。携手处,今什么人在。日边清梦断,镜里朱颜改。春去也,飞红万点愁如海。——金朝·秦太虚《千秋岁·水边沙外》

千秋岁·水边沙外

春浅,红怨,掩双环。微雨花间,昼闲。无言暗将红泪弹。阑珊,香销轻梦还。斜倚画屏思以前的事,皆不是,空作相思字。记当时垂柳丝,乌鳢,满庭蝴蝶儿。——南宋·纳兰容若《河传·春浅》

河传·春浅

西晋:纳兰容若

春浅,红怨,掩双环。微雨花间,昼闲。无言暗将红泪弹。阑珊,香销轻梦还。斜倚画屏思以前的事,皆不是,空作相思字。记当时垂柳丝,孝鱼,满庭蝴蝶儿。27婉转,闺怨,相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